整備中、再開まで少々お待ちください。


by drobs

神奇的電子高壓快鍋

在醫療的消毒上,常用高壓消毒鍋,因為如果水的沸點是100度,如果沒有加壓的話,水會汽化成水蒸氣,然後水溫則不超過100度。可是100度對很多細菌的孢子還殺不死,所以必須加熱到120度以上,這時候鍋子的壓力會很大,所以叫做壓力鍋。

以前也有「快鍋」,原理是一樣的。只是通氣孔用久了會塞住,在煮的過程中,排氣孔突然爆開來造成極度危險的狀況。在旁邊照顧瓦斯又要擔心被爆的危險,因此很多主婦都不敢使用。

而現在鍋寶這一款電子高壓快鍋,則是用微電腦控制。溫度一超過(壓力過高)則斷電,所以可以增加安全性。

d0077719_1849651.jpg


買回來之後,第一個想測試的食材就是「黃豆」。在我的印象中,黃豆幾乎是久煮不爛,比「紅豆」還難煮爛。如果黃豆可以煮爛,那麼幾乎沒有煮不爛的食物了。諸位吃過綠豆沙、紅豆泥,大概沒吃過黃豆泥吧?

首先加入沒有泡水洗淨的黃豆,高壓加熱50分鐘,撈起來盛在碗裡。

d0077719_18543179.jpg


一看,煮完的湯水真是清澈。豆子歸豆子,清湯歸清湯,毫不含糊。取出三顆黃豆放在衛生紙上。

d0077719_18561332.jpg


可以看到豆子的完整性,種皮還完好如初,沒有分離的現象。

d0077719_18572639.jpg


然後輕輕一壓,中間的黃豆馬上變成了泥狀,外面包裹著種皮。真是太神奇了!煮完就像「味噌」一般。只是還沒發酵,用水煮過而已。

下次我再想想,這樣的泥狀黃豆,應該做成什麼料理才好,或許可以考慮做「味噌」,可是要擺上一年實在太久了。

高壓鍋有這麼厲害的功效,今天真是驚訝!
[PR]
# by drobs | 2010-01-10 19:00 | 生活

金門的「紅葉」

天氣一冷,今天天氣放晴才突然發現,金門也有「紅葉」呢。只可惜沒有滿山遍野的楓葉,所以顯現不出「數大便是美」的那種豪華絢爛。

d0077719_1813659.jpg


以前倒是沒有注意到,該不會這棵紅葉樹,一年到頭都是紅色的?應該是天氣驟冷樹葉翻紅才對。其間還有參雜著黃色的葉子。

d0077719_18132122.jpg


金門有個楓葉園,但是紅得不夠徹底,可能是對楓葉來說,還不夠冷的緣故吧。不過,已經比台灣好多了,何不種多一點會變色的樹葉呢?

今天的一簇紅葉樹,中文說:「萬綠叢中一點紅」,日語說:「萬綠叢中紅一點」,應該是最好的寫照吧。
[PR]
# by drobs | 2010-01-10 18:16 | 旅行
台灣有不少人流行到國外跨年,有人到香港,東南亞,像我則是到日本。回來大家聊天的時候,總認為:「日本跨年還不是跟香港一樣?」

其實這有相當大的差別。日本承襲中國的傳統過年,但是把過年的時間調整到西曆的一月一日(太陽曆),近年來受到歐美的影響,開始也跨起年來。但是你在日本街頭會發現,到街上狂歡跨年的年輕人,固然不少;但一般家庭還是老老實實地在家裡過年,這種過年的方式與傳統的中國年比較相近。而香港跨年則是西洋的慶祝方式,老一輩的中國人還是在農曆春節的時候過年,元旦家裡沒有什麼過年的氣氛。所以到日本跨年(過年),可以看到東西兩種文化的融合,別有風味。

初一吃過了年菜,接下來就是往神社參拜「初詣」,祈求一年的平安吉祥。人群排列的很長,大概從入口處,可看到滿滿一堆人等待進入寺廟。要排隊前,必須到神社的「御手洗(みたらい)」通常在進入神社的左側,有一個流水的地方,可以把雙手洗乾淨,然後再用左手掌聚合掌心成杯狀盛水,右手取杯倒水至左手掌心,然後漱口。(千萬不要用盛水的杯子拿來漱口)。這個「御手洗(みたらい)」並不是上廁所的洗手間,所以日文不能唸成「お手洗い」。兩者的漢字一樣,但是發音不一樣,意義也不相同。

d0077719_1723652.jpg


然後在快要到大殿前,照理說要把口罩、圍巾、外套脫下來,表示對於神明的尊重。當天天氣很冷,而我看其他人也沒有脫外套參拜,所以也就沒有請我的父母脫外套了。更何況人很擠,怕把東西給擠掉了,所以就穿著外套參拜,相信神明應該可以諒解。

參拜的方式,以合掌兩鞠躬、再拍手兩聲、再合掌一鞠躬為標準流程。之後,會丟一些「賽錢」,其中最好有個日本五圓的硬幣(因其有圓孔、祈求諸事圓滿),另外的硬幣紙鈔,則是看你的心意(お気持ち)而定。丟錢時不要丟到人,最好等離錢箱近一點才丟。被錢打到很痛,千萬不要惹惱他人,謹慎地丟出「賽錢」,才能得到神明的庇佑。

另外在過年前,許多家庭會準備「門松(かどまつ)」,用意在祈求神的光臨與庇佑,得到好運。這已經是日本文化之一,所以百貨公司也會拿出很大的「門松」,也有表示氣派、歡迎顧客光臨之意。特別是在初三以後開市「初売り」,擺出漂亮的門松,更是有「千客萬來」的意味。

d0077719_17253029.jpg
這是東京Mid-town的「門松」,父母在此拍照紀念。

一般家庭還在門上掛出「しめ飾り」,也是祈求神祇庇佑之意。通常掛出來的時間,是12/28以前,也就是大掃除「煤払い」之後,打掃乾淨後,請神祇光臨庇佑。避免12/29掛出來,因為29日語唸成「二重苦」,取其諧音含意「兩層痛苦」所以避諱不用。另外12/31(大晦日、除夕)也不掛,因為只有請神來光臨一天就過年,顯然沒有誠意,所以也不在當天掛出來。

d0077719_17364349.jpg


這個門上的裝飾「しめ飾り」到底要掛多久,日本各地都不一樣。一般是在1月7日吃「七草粥」的時候,把這個裝飾拿下來,送到寺廟燒掉。有人在1/11「鏡開き」也有人在1月15日才拿下來。也有些地方,要擺到1/15以後才能拿下來。而伊勢地方一整年都擺著的也有。另有人說,放太久家裡的女兒嫁不出去。不過不管怎樣,總沒有人當成是耶誕樹,年年都拿出來重複使用。

至於一月七日這個「七草粥」,指的是「春之七草」原意為春天發芽的七種草,最有生命力,可以讓吃粥的人一年來都有活力與運氣。這個「春之七草」,承襲中國的傳統;可是中國人傳統的過年是國曆二月中,本來就是春天。而日本把農曆改國曆,一月七日當成吃「春之七草粥」,結果呢必須要吃超市裡賣的冷凍「春之七草」,顯然與原中國的傳統有點誤差。(這一點倒是很多日本人都搞不清。一月是冬天,怎麼說是「春草」呢?)對歷史有研究的日本人就知道緣由何在。

為什麼很多日本人會有這樣的誤差觀念?因為日本原本與中國一樣,都使用農曆。但從明治5年11月9日突然宣佈改成西曆(聽說政府當年太窮了,發不出年終薪餉,乾脆就跳過一個過年,省下官員的年終獎金。)所以明治5年12月沒過幾天就變成了明治6年1月。而這樣一來,必定有許多跟節令有關的日子會產生誤差。(推想當年,一定有很多月曆的印刷業者,官員,民眾相當不滿!)

太陽曆的11、12、1月為冬天,而中國人農曆的正月初一是春天(太陽曆2月左右)。所以日本人過年貼出「迎春」,可想而知,這是當年的中國文化呢!

d0077719_18131560.jpg


這是「迎春」的掛飾,如果說擺到1月7日(吃春之七草粥)就拿下來燒掉。諸位想想,「迎春」怎麼說得過去?好歹也要過完冬天吧?等二月春天來時才燒掉不是嗎?這個就是日本新舊曆法,猛然互換的一大後遺症。

許多現代日本人不知道「春草」的來龍去脈,我常常跟他們爭的面紅耳赤。算來,反正不管如何,日本人冬天裏吃去年的冷凍「春草」,已經成為了文化之一。而現在的食品保存科技很進步,冬天也可以吃西瓜,當然也可栽培得出「春草」,沒有啥稀奇。只要把這個文化永遠地流傳下去(這也是日本人最令人欽佩之處),那就對了。
[PR]
# by drobs | 2010-01-06 17:14 | 旅行
網路上製作日本醋豆(酢豆、すまめ)的作法很多很多。有的將大豆浸水、煮過再泡醋。有的將黑豆炒過,放涼再泡黑醋。有的還加蜂蜜。方法多得不勝枚舉。

我選擇了一個簡單的方法,自己試作看看。
http://plaza.rakuten.co.jp/gomatarox/diary/200804230002/

1. 乾燥黑豆洗淨晾乾。
2. 在鍋中慢火炒熟。
3. 豆子放涼。
4. 裝到玻璃瓶中,黑醋要蓋過豆子。
5. 經常看一下豆子,黑醋不足要補足。

等候3週就大功告成。

d0077719_22344811.jpg


「味噌、醤油、酢豆、納豆、漬物」是日本的五種最負盛名的傳統發酵物。這回我也來試試看,看來好像只有「酢豆、漬物」比較容易DIY。
[PR]
# by drobs | 2009-02-10 21:20 | 生活

「幸せという花」

友人從日本特地送來一盒歲末禮物,盒子的外側印刷著星野富弘(詩人)的一段日文詩。

「幸せという花があるとすれば、
   その花のつぼみのようなものだろうか、
 辛いという字がある、
   もう少しで幸せになれそうな字である。」


真是很令人感動的一段詩句呢。

「若說幸福是一朵花,那麼這個「辛」字就代表著花蕾。
再忍耐些,「辛」就會綻放出「幸」的花朵!」

這真是個富饒意境的聯想。剛好漢字中「幸」的下半部,就是「辛」。作者勉勵人「辛苦」就如同含苞待放,必須忍耐等候,當開出花朵來,就變成了美麗的「幸福」。

當然了,更希望的是開花時間長一點,含苞的時間短一點。那就再美好不過了!
[PR]
# by drobs | 2009-02-07 23:33 | 生活

日本と台灣の栗ご飯

記得有網友說我是「飯桶」,沒有飯不行。想想也是,我喜歡吃飯,特別是日本的越光米做的飯,而回到台灣總是很懷念日本的栗子飯。

d0077719_23162337.jpg
日本超市買的栗子

在台灣買得到日本的越光米,奇怪就是買不到日本的栗子,這就是為何我懷念日本又大又甜的栗子。

d0077719_23182875.jpg
台灣超市買的大栗子,比起日本的普通栗子,簡直只有一半的體積。

因為太喜歡吃栗子飯了,只有買台灣的栗子來解饞。可是因為每顆台灣栗子都很小,削起皮來很麻煩,等於要削很多顆,才能達到日本栗子的量。特別是小栗子,又硬又小又滑,更是增加運刀的困難。叫日本人來削台灣栗子,他們也是皺起眉頭,無疑是一種更難的挑戰。

d0077719_23284552.jpg
台灣的栗子,又硬又小。削起來特別辛苦

在日本一杯米加上9顆栗子,煮好的栗子飯就很豪華了,在台灣我總共削了17顆,才達到相同的比率。栗子削皮之前,要先泡水幾小時,讓皮稍微軟一點,才比較好削。

d0077719_23405020.jpg


另外一個問題是,台灣的栗子比較硬,相同的水主出來比較不會鬆軟。所以要加多一點的水,可是這種水量,米就會很爛了。

也好反正,我跟小朋友都喜歡吃軟一點的飯。

d0077719_23433018.jpg


煮好的栗子飯,栗子要在飯鍋旁壓碎,再和米飯混合,口味才會均勻。
[PR]
# by drobs | 2008-12-01 23:36 | 生活

外郎(透頂香)的由來

d0077719_16594433.jpg



若要說傳統的東洋醫學、醫藥始祖。「外郎(頂透香)」,就是一種代表。

來到了小田原,就不能不看看這一段歷史。「外郎」的正確藥名叫做「頂透香」,是古中國元朝的遺老陳延佑(曾任元順宗大學院的禮部員外郎)。後來朱元章滅了元朝,陳宗敬(陳外郎)帶著子孫亡命海外,就是現在的日本。

後來陳外郎到了日本,在室町時代居住在京都。並將日明貿易所帶進來的藥,以自己的名稱為名,所以叫做「外郎」。(根據目前小田原的外郎藤右衛門家族,他們自己的說法是:這種藥是陳外郎的家傳,曾經在後小松天皇的御代足利義滿的命令下,將明朝使用的「靈寶丹」傳入日本給日本朝廷、將軍使用,並賜名為「頂透香」,可說是日本製藥界的始祖。)

應仁之亂(1466-1476)後,室町幕府的權力逐漸式微。陳氏家族也就分成兩支,一支到了小田原依靠當時的北條氏,一支留在京都。後來京都的外郎家斷絕香火,而在小田原這一族,則接受了北條氏政權的保護,後來的豊臣家、江戸幕府也都給予保護,所以一直延續到現代。

北條氏政權相當殘暴,對於這些室町幕府過來的遺族通常是殺無赦。唯獨對於外郎家給予相當的禮遇。推究其原因,應該是外郎家賣藥製藥、濟世救人,不是「爭權」的家族。將他們留下來王室宗親也可以受到醫藥的照顧,所以不但不殺,還給於相當的保護。歷代的幕府將軍想必也是同樣的想法。甚至還賜名為武士階級,「苗字帶刀」(意指姓氏為官方公認的武士階級,可以帶兩把刀在腰帶上。)

d0077719_2134421.jpg
外郎的家,簡直就像是藩主的城一樣,也是歷史古蹟

我到小田原購買時,果然跟日本的拉麵一樣,人氣很旺。甚至一個人只能買兩包!日本人真厲害,本來不想買,但因為一個人只能買兩包,又看到其他日本人拼命湊人數購買。於是也就跟進了兩盒(一大一小,大盒2000日圓,小盒1000日圓。)

回到家裡打開一看,外觀跟「仁丹」一樣。怪怪,說明書寫得琳瑯滿目,還號稱「萬病之藥」。不知道有沒有這麼靈驗,不過完全是貴重生藥成分,(人蔘、麝香、甘草、龍腦、薄荷等)想必吃了也無害。所以買了兩盒回來吃吃看。甚至連寵物生病了也可以吃。(不過實在太貴了,只能作為自己的急用藥,才捨不得給雞、狗來吃。)

功效有沒有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學了一課日本的歷史,講的是東洋醫學的起源。
[PR]
# by drobs | 2008-09-20 17:41 | 著作

「冷暖人間」

日本TBS電視台,有一齣橋田壽賀子的電視劇,描述著家庭中夫妻婆媳的難題,是一部典型的家庭寫實劇。日文片名叫作:「渡る世間は鬼ばかり」,中文翻譯成「冷暖人間」。

「渡る世間は鬼ばかり」,從字面上來翻譯,意思是「這個世界上都是鬼」。這個「鬼」,指的是指動不動就要苛責別人,面目可憎,罵起人來似乎頭上還會「長角」的人。

這句話來自日本成語,「渡る世間に鬼は無し」。字面上的意思,兩句話剛好完全相反。原意義是積極的,樂觀的。這些面惡心善的人,雖然要求嚴格,但是心腸卻是好的;或者說,只要自己存有良善的心地,對方終究會被感化的。因為「鬼の目にも涙」,這些臉上青筋橫豎,一旦開罵就暴跳如雷的人,終究也有流淚不忍的時候。

現實世界上,不全都是這種鬼面人,當然也不能說沒有。所以這兩句話都是極端的說法。作者故意把成語反著說,就是加深觀眾的印象,但實際上要表達的就是這句成語原本的意境。

而台灣翻譯成「冷暖人間」,令人拍案叫絕!簡潔而又傳神,擲地有聲。而且不偏不倚,道出了婆媳間這種複雜的情懷。許多通曉中文的日本人,無不豎起了大拇指說:「ウマイ!」「讚!」
[PR]
# by drobs | 2008-01-21 10:22 | 生活
2005年12月1日 到靖國神社參拜
d0077719_14463563.jpg


銀杏,東京的市花。

一片銀杏葉沒什麼稀奇,也不足以稱道。可是滿城的銀杏葉隨著氣候倏然翻黃,那才教人為之動容。走在金黃道路上,雖不會去留意某一片銀杏葉。但整體就是那麼地淒美、守著大自然的節律,沒有太多個人色彩,同進同退。

東京有著成千上萬的上班族,賣命地苦幹實幹,把這個都市點綴地如此具有特色,真令人肅然起敬。

銀杏葉讓我想起這些辛勤的上班族。

d0077719_0455954.jpg
神宮外苑いちょう祭り
[PR]
# by drobs | 2008-01-20 14:48 | 旅行

鋳造作品「裸婦」

d0077719_17343936.jpg昔、台湾国立美術館で勤めている鋳金の先生から頂いた貴重な作品です。

「裸婦」と名づけられ、まさかずっと前に面倒を見られた奥さんをモデルにして作った鋳物作品ですか。(それまで言われなかったが、なんだか顔がそっくりだと言う気が付きました。)持って帰ると、随分その重量を両手に感じられ、本当に重い朱銅作品だと思いました。

以自己的「牽手」作為模特兒,想必在鑄造中放了許多愛與心思。作品イキイキモテモテ、不難看出作為先生對妻子生兒育女的感恩之情。
[PR]
# by drobs | 2008-01-08 01:23 | 生活